Idealisan

巨大的丑闻和中国医生的耻辱

2021年9月8日 巨大的丑闻和中国医生的耻辱(卫健委的调查报告已出初步结果)
上海的陆医生,真是胆大包天的超过我的想象,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”人为财死、鸟为食亡“。
我原以为,陆医生只是想要钱罢了,所以胡乱诊治以及推荐患者去接受无效的NK治疗。但是万万想不到,陆医生推荐的NK公司:上海嘉慷公司竟然是个骗子公司,越来越多的证据指明:陆医生和该公司对患者的诊疗行为涉及诈骗。因为他们给患者输注的可以肯定不可能是NK细胞,而只是含有维生素C的盐水罢了。陆医生,这么没有底线的事你都敢干,真是中国医生的耻辱。
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不仅对方的员工自己承认老板说输的就是维生素C营养液,并且有无数线索表明输的不是NK细胞,证据如下:(都在患者家属贴出的卫健委的调查报告中)
1、 NK治疗需要预先抽血50-100ml做分离和培养,这位患者从未被抽这些血。该公司在卫健委的调查笔录上号称抽了18ml血,用于基因检测、CTC循环和NK治疗,但实际上,利用这18ml血做NK治疗,这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2、 卫健委的调查结果显示:该公司的受审查的成员第一次口供就承认这不是NK治疗,而是含有维生素的营养液。
3、 该公司人员声称:所有的NK治疗,都不做记录。
4、 在事情暴露后,该公司员工第一时间删除了微信聊天、通话记录和电脑里所有的数据资料。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。
5、 该公司实际负责人徐以兵拥有绿卡,出事后就一直呆在美国,不敢回国做进一步的解释。
6、 曾经有业内人士指出,有照片可以判断,NK细胞治疗的颜色并不是患者输注的液体颜色,完全不相符合。
所有这一切,只要正常智商的人,都可以得出结论:该公司并没有给患者输NK细胞,纯粹是一个骗子公司。
医生和不法公司联手收患者7.5万后给患者输注盐水,这如果不是诈骗,我真想不出别的来形容,这真是巨大的丑闻。我想问问,陆医生,你怎么敢这么干?不怕法律么?钱就这么不够用么?真是疯狂的行为。有谁会相信你将患者推荐给诈骗公司,并且和公司没有利益瓜葛,查查银行流水就知道了。陆医生,你会瑟瑟发抖么?人正才能无愧于心,才能昂然挺胸,不怕艰难险阻。你能么?
现在一切都很魔幻,几乎所有合格的肿瘤内科医生都知道陆医生的五药联合治疗是错的,属于胡乱治疗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陆医生和nk公司一定有利益关系。但是,患者家属维权就这么艰难。幸好,今天有了一个很好的突破,上海警方受理了患者家属的材料,很有可能立案调查上海嘉慷公司的诈骗行为,我希望能够成功。
这样的事其实切身关系每一个人,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和转发,因为你们的关注和转发,就是一种态度,表示对医疗不良行为的愤怒,也是真正能够促进医疗风气改良的方式。

转发见上一条微博。@荣三岁Sly

「荣三岁微博如下」

大家好,很久没有更新动态了。我去上海向卫健委投诉、去新华医院封存病历过了120多天。事情到今天,我没有收到嘉慷公司或者医生的任何一方的道歉,我原本以为处罚会带给他们怯意,但我可能想太单纯了,我收到了很多人的辱骂。

今天我又来到上海,是来报案的。

在这里,我讲一下过去120天做了什么。讲一下我收到的最新情况。

之前,我向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了上海嘉慷公司虚假宣传,以及明令禁止项目继续收费。第一次,他们告诉我,需要提供虚假宣传的资料,我在第二次提供了嘉慷公司宣传nk免疫细胞针的宣传链接以及下载下来的pdf的文件,还有网址。但是得到的回复是,网址被删除,我提供的pdf的文件、宣传链接不能作为证据。无法受理案件。真的挺心寒的,难道要老百姓自己去查,监督管理部门,我不知道它存在的意义何在?

5月底,我给上海市卫健委和上海长宁区卫健委申请了信息公开,要求知道嘉慷公司的更多违法的信息。
8月31号我收到一份可以公开的资料,里面包含了长宁卫健委对嘉慷公司立案报告和询问笔录。

我给大家说一下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。
1,在4月30日,朱珍芳,她是嘉慷公司的总经理助理,她的询问笔录里说,
2020年7月中旬,徐以兵和陆巍在新华医院门诊大楼前讨论CTC项目结题的事情,陆巍谈到有两个中晚期胃癌患者是姐弟关系,甲胎蛋白阳性,有家族史倾向,徐以兵觉得有研究价值,就向陆巍要了两名患者血样做CTC检测,大约半小时后陆巍拿了写有马进仓和马秀兰名字的血样各一管,交给徐以兵。徐以兵将两管血样(每管大约8-9ml)带回公司,安排实验室技术员提取血样中的PBMC,一部分用于药物敏感基因检测分析、CTC检测,一部分用于扩增NK细胞,做NK细胞杀伤实验和表型检查。

但对于这部分内容,我们家之前一点都不知道,没有任何人来征得我父亲或我们家属同意。
接下来就是,8月1日,陆巍给我的电话里介绍了免疫治疗和嘉慷公司的事情,录音之前也给媒体发过。我父亲和我姑姑在嘉慷接受治疗并被收取15万元。我父亲7.5万、我姑姑7.5万。

2,我看完这些资料之后,很想知道,嘉慷公司给我父亲注射的到底是什么?
4月23日,嘉慷公司的实验室的主管在笔录里说,他不知道是否有进行nk细胞治疗,但他知道老板申请了一个专利,用了一种滋养层细胞进行培养扩增nk细胞。据他说,目前这个还在实验阶段。

4月25日,朱珍芳在笔录里说,给我父亲注射的液体,是徐以兵闪送过来的,老板说是维生素C营养液,后来媒体曝光朱珍芳才知道可能是NK细胞。

但在5天之后,朱珍芳的笔录里说,治疗液是她自己在实验室配制的,因为害怕承担责任坐牢,所以她说是许以兵闪送过来的。她还具体介绍了制备nk细胞液的过程,也是在这里,她讲到,我父亲和姑姑的血样从陆巍那里来的。

我希望有专业人士能帮我看看这个过程。之前有媒体报道里写,医生说,真正的细胞液是褐黄色的,但我父亲被注射的一直是透明色的液体,我之前也发过视频,所以我想知道这个nk细胞免疫针的真假。

3,我想问问大家,看完这些资料,你们是什么感受?

长宁区卫健委提供给我的执法文书显示,我父亲马进仓治疗相关的药物敏感基因检测分析、CTC检测、NK细胞杀伤实验和表型检查的相关数据,当时都记录在嘉慷公司的电脑里。
2020年4月20日,徐以兵让朱珍芳把公司电脑全部格式化,朱珍芳就通知员工把所有电脑格式化,数据都被删除了。
在执法人员要求朱珍芳提供完整聊天记录时,朱珍芳称,她因为害怕坐牢所以删除了。

还有一个人,是上海嘉慷公司的实验室主管。他在接受长宁区卫健委执法人员询问时说,无法提供该公司的实验数据或者出具给客户的检测报告,“大多数的样本信息都在公司的电脑里,我手上的客户数据,前几天朱总通知我们删除了”、“今天(2020年4月23日)朱总通知我去公司一次,让我把一些试剂倒掉,并且周二的时候安排把所有的电脑系统重装了一次,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如果没有问题,那么为什么要删除这些数据和信息?为什么要倒掉试剂?难道所有人的人做错了事、犯了法,只要删除信息破坏证据就可以逃过去了吗?

关于陆巍医生,我向上海卫健委和长宁区卫健委也申请了信息公开,想知道处罚的细节,拿到了一些可以公开的资料。

其中涉及我父亲所答的nk免疫治疗,是这样提的,陆巍被认定为没有履行告知义务的调查内容:陆巍同意并帮助患者联系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进行未经批准的nk细胞治疗,并帮助商谈治疗价格,在与家属的电话沟通中未告知医疗风险等事项。
回复里还说,截止目前,相关部门未查见陆巍在马进仓治疗过程中,与上海嘉慷公司、上海艾汭得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存在利益输送问的违规证据。

如果没有利益输送的话,为什么陆医生偏偏要推荐我们去这个没有资质的公司打针
我想问问,如果没有利益关联,上海那么大的城市,他为什么会提到这家没有任何资质的公司给我们?还隐瞒了没有批准在临床应用的信息,也没有告知任何医疗风险?他是用爱发电吗?
为啥刚刚好这个三无企业的法人还是他的校友,之前他也承认有股东这件事。
所以7月我向国家卫健委提交了行政复议,要求重新调查陆巍医生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况。

我想跟那些辱骂我的人再说几句话。
1,你们说,我出来说话,耽误了需要nk免疫疗法的病人求医,耽误了国内免疫疗法的进步。
我想问问,看完这些资料,都不知道我父亲打得那些nk细胞治疗液是真是假。国内细胞免疫疗法的进步是这些东西推动的吗?是三无企业推动的吗?真正等着救命的人,你们愿意花几万块或者更多钱,用在这种可能还是维生素C营养液的东西里吗?
2,有人说,我父亲吃过偏方,怎么不跟那些人算账,要赖到陆医生头上?
我承认,我们当时吓坏了,找了偏方,后来我知道这是不科学的。我们从青海过到上海去,是为了找科学的治疗的,陆医生是专业大医院的医生,我们当时非常信任他。
而且有人说上海没有地下室,我有照片做证据,你有什么?
3,这么久了,我一直挨骂,按照你们说的,不要在网上吵架,向政府举报、申请信息公开、申请行政复议,今天我来报警。
我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,这么久了,我已经努力搜集所有的证据,都会在今天交给警方。这么久也希望得到一个公正的真相!不要冤枉一个好医生 但绝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http://t.cn/RVJk9aF

分类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